夏紡宙桃催婚隊@月刊—夏紡tag

桃李p中的SWp中的みかp
跟逆先夏目是穩定的夫妻關係唷
最近不產文產日版活動的各種吹各種抱怨

姬宮桃李的一天(All桃)

因為原本好像誤標標籤了現在才發現真的有點晚…
而且又在前幾天刪了草稿所以無法編輯只好重發了
不好意思佔Tag

雖說All桃但也沒有多All(
感覺有甜又沒甜…嗯…
※嚴重OOC 尤其仁兔
※小學生文筆,渣,請求指點
※All桃,全部都以桃李受不喜誤入
※那微量的泉真泉本人是雷這的,所以並不認同,請不要喊這嬉西皮喲(##
※這些可愛的男孩紙都是屬於晶爺
※再強調,真的非常OOC喲
→→→→→→→→→以上大丈夫就go了!

「姬宮同學,你剛剛有在網球部看到瀨名前輩嗎?」金髮,帶著藍框眼鏡的少年—遊木真,向櫻色頭髮少年—姬宮桃李問著。
眼鏡君少見的找我找到班上了?此時姬宮桃李心裡正想著遊木真這個前輩罕見的舉動,腦子突然蹦出了邪惡的想法—來逗逗眼鏡君吧?
「瀨名前輩嗎?不在唷」嘴上這麼說著其實根本沒有去確認過,不對,他今天根本還沒踏進網球場任何一步呀!
「嗯?是嗎,那今天終於可以安心的去練習了呢…」遊木露出放心的表情,隨後又轉為平常開朗的笑容「那麼姬宮同學,我們一起去練習吧?」他牽住了桃李的手,感覺下一秒就要帶著桃李飛奔到網球場。
「嗯…欸?!」姬宮桃李有點被這舉動嚇到,可正準備脫離對方的手並且大叫一聲庶民真是無禮時,遊木卻馬上牽著他要走到網球場,一路上姬宮桃李只能祈禱著瀨名泉不要好死不死今天來部活,免得他逗學長的事情就要拆穿了。遊木的速度有點快,畢竟兩人身高有差距,自然腿的長短肯定也有點差,因此較為嬌小的姬宮桃李跟不上遊木的速度,一到更衣室就有點喘的坐在椅子上「眼鏡君你突然幹什麼啦!」姬宮桃李有些生氣的對遊木叫著,像得不到食物就向主人吠的小狗。                 
「啊哈哈抱歉呢姬宮同學,一聽到瀨名前輩今天不會在稍微有點太開心了…」遊木邊換衣服邊傻笑著,絲毫不在意姬宮桃李剛剛的叫罵。兩人換完衣服走到網球場時,萬萬沒想到瀨名泉竟然早已換好衣服站在網球場上痴痴的盼望著遊木真的身影。
「瀨,瀨名前輩…!」姬宮桃李和遊木真一齊說出,聲音有點被擴大,使得瀨名泉不留意也聽得到他們。
「遊君!你好久沒來部活了,哥哥好想你!」眼看瀨名馬上就要抱上來了,遊木馬上躲到了姬宮桃李背後,高的躲在小的背後的樣子看來有些滑稽,不過當事的三人並沒有心思去想這件事。「瀨名前輩你不要過來呀!」遊木有些顫抖的叫著,然而前前方的那人並沒有要停止前進的意思。「臭小鬼你幹什麼擋在我和遊君之間呀?」瀨名用銳利的眼神散發出可怕的氣場瞪著姬宮桃李,但向來對前輩們沒有恭敬過的桃李根本不怕這招,反而自顧自的說著「瀨名前輩你才是,總是纏著人家眼鏡君眼鏡君一定會討厭你的!還有眼鏡君你…」正準備要轉頭罵身後人時突然想起是自己為了一時興起的好玩才讓遊木真遇到這種事的,為此突然不知道該不該對遊木吼。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來練習的吧?別吵架了!」仁兔成鳴從更衣室裡走了出來,有些氣惱的走向正在吵鬧的三人「部長不在就吵成這樣?平時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部長放在眼裡呀——」仁兔用不悅的眼神看著因自己走來而整齊站成一排排在自己面前的三人。
「不過遊木你終於沒有翹部活了吶?」仁兔用更加調侃的目光及語氣對著遊木說話。「仁,仁哥,抱歉…」遊木真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低下了頭。
「算了,你能記得就好。好了我們來練習吧?瀨名跟姬宮一起,而我呢跟遊木——」
「駁回!」瀨名泉此時正憤怒著,不僅因為剛剛沒有抱到許久不見的遊木,還有分組練習時不能跟自己最心愛的遊君一起。「我跟遊君比較有默契,還是我們一起吧!」瀨名有自信的說著,邊沖著遊木笑了笑,而另一邊的遊木真反而抖了幾下,夾在中間的桃李有些不喜歡這兩人的互動模式。「瀨名你這樣嫌棄姬宮姬宮會受傷的唷?還有你覺得我會放心的讓你跟遊木一起嗎?」仁兔成鳴用滿分的答案回應著瀨名泉,並且將瀨名泉和還有些小情緒的姬宮桃李推向一號球場,而自己跟遊木真則去了二號球場。
瀨名不停的在嘴裡唸著遊君好想跟遊君一起好像一直跟遊君一起,但絲毫也沒有漏掉任何一顆球。可這些遊君東呀遊君西呀對於在對面陪著瀨名泉練球的姬宮桃李來說實在是非常煩悶。「前輩!能請你認真點嗎?」姬宮桃李十分不高興的喊著對面的前輩並用力的打出了一顆殺球,而瀨名泉在聽到姬宮桃李的叫喊時猛的抬頭一看,夕陽彩霞十分美麗,橙色的陽光映照在姬宮桃李那白皙有如天使般的臉孔上,讓原本就非常可愛的模樣又增添了一種美感。
那可愛又漂亮的姬宮桃李使瀨名泉看得入迷,卻也在練習時晃神,這一晃神不至於讓瀨名泉害自己受傷,但卻讓瀨名泉忘了對面那個是比自己矮很多,又比自己小兩屆的後輩,因而忘記控制力道奮力的打下那顆小綠球,這一打可不得了,姬宮桃李叫都來不及直接砸中他的膝蓋,在被砸中之後姬宮桃李才回過神來叫痛。
桃李那尖的像女孩的聲音在因為疼痛的驅使下叫得更像個女孩了,仁兔成鳴和遊木真聽到立馬跑到的第一球場查看姬宮桃李。
「啊…,臭小鬼你沒事吧?!」慢了好幾拍的瀨名這時才回過神來跑去查看桃李的傷。
「嗚…都是瀨名前輩啦…真的好痛喲…嗚…」桃李揮舞著小拳頭,向瀨名不斷的罵著。
「啊…小鬼就是小鬼真的好煩啊…」瀨名蹲下看看桃李的傷勢,看了看後便起身背對著桃李,手背在背後做出背人的動作「臭小鬼,能走嗎?不能走就上來吧,我帶你去擦藥。」此時仁兔成鳴心頭一揪,好像有種奇怪的感覺壓著他,從桃李喊痛,不對,從今天在遠處看到桃李被遊木牽著的樣子就有這說不出哪裡奇怪的感覺了。
「我帶姬宮去吧」最後一個音節落下,仁兔不顧在一旁瀨名跟遊木震驚的表情以及滿臉疑惑就被自己公主抱抱起的桃李,抱緊懷中人便走向保健室。      
此時的保健室空無一人,因為上午有自然的太陽光或是因為老師外出而沒開燈的保健室,沐浴在黃澄澄的夕陽餘暉中,散發著無法言喻的美,然而仁兔成鳴並沒有心思去在意這個,現在的他完全只知道輕輕的將姬宮桃李放在保健室的床上,並且在找藥時順便處理下情緒。
桃李坐在床上心裡滿是疑問,在仁兔找到藥並且幫自己擦藥之時,桃李問了一句
「部長怎麼會自告奮勇的帶我來?明明是那個瀨名前輩弄傷我的!應該給他個教訓誰叫他在打球時不斷的叫著眼鏡君!」姬宮桃李邊讓仁兔擦藥而自己則繼續揮舞著那雙小拳頭
仁兔聽到時,停下手上的動作,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麼在乎那兩人嗎」邊收了收藥和棉花等用具。
「嗯…部長?」桃李見仁兔貌似有些不對勁,出自關心的問了一下
「沒事」仁兔硬擠出一個有些無奈的笑容做完最後的收拾動作,再次把桃李公主抱起來並送到更衣室。
見桃李回來瀨名馬上前去更衣室查看,留下被自己追到一半還在驚嚇中的遊木。仁兔將桃李送到這之後便走回了球場跟遊木繼續練習。而瀨名則留在更衣室裡看著這小少爺有沒有什麼需要輔助一下換衣的,順便提醒他要通知自己僕人—伏見弓弦來接送。
桃李換到一半時瀨名突然開了口說了句「你最近跟遊君感情挺好的嘛臭小鬼」
桃李表示不滿的說著「蛤?前輩你是剛剛被眼鏡君以正當防衛敲到了頭嗎?」
對於桃李的這句回答瀨名在臉上寫了滿滿的怒火「算了你要記得聯絡你的僕人呀,臭,小,鬼」語畢,便走出更衣室準備繼續練習。
桃李才剛敲了幾下手機螢幕,按下發送,沒過幾秒弓弦馬上趕到並送他到教室拿東西。
當桃李一拉開教室的門,便看見了創以及宙正站在自己的座位邊等待自己回來。
「創每天都等我一起回家就算了…怎麼連宙你也一起等啦?」桃李收拾著自己的東西,而在一旁看著三人的弓弦,表情有些不安。
「HiHi~因為部活結束後看見小創一個人在這等桃李君怕他寂寞就一起等囉~」宙一如既往的開朗的說著。「不過桃李君,你的膝蓋這是…?」宙將視線範圍移低一點,看到了桃李膝蓋處的褲子布料上有些許血跡。「啊?!是呢!桃李君你受傷了嗎?」創在聽到宙說的話後,猛然往膝蓋處一看才發現。
「啊,那是只是不小心被球打到啦…沒什麼」桃李為了讓創和宙不會太擔心而說著,實際上痛得不行,連走路都很難。
「不會很痛吧?」「要扶桃李君走嗎?」宙和創不停的問著,讓桃李覺得煩躁但心裡卻有點小喜悅。
「庶民廢話都這麼多嗎?你們到底要不要回家!」桃李用平常高傲的語氣說著,並叫著面前兩位一直在擔心自己傷口的同學。宙和創一個對望後點了點頭,一人一邊的扶助桃李。
「你,你們幹什麼啦無禮的庶民!」桃李臉有些微紅的叫著
「桃李君如果要自己走路的話就太危險了!」「是呀桃李君你應該要有人攙扶才是唷?」創和宙一搭一唱的扶著桃李走上回家的路,桃李只得紅著臉的給他倆扶著,或許其實自己也蠻喜歡這樣吧?被朋友包圍的感覺,而跟在身後的弓弦則是一臉無可奈何的笑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