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紡宙桃催婚隊@月刊—夏紡tag

桃李p中的SWp中的みかp
跟逆先夏目是穩定的夫妻關係唷
最近不產文產日版活動的各種吹各種抱怨

【陰陽師乙女】來自入坑以來晴明對你的獨白

OOC嚴重,主線晴明x你,有些許零零散散的支線就不提了,以真人真事改編(很多)其實最大主旨在於面對自己有多渣…
文筆是什麼,我只知道把想到的轉換文字怎麼辦
有虐,只是是虐晴明
覺得自己的病態少女心沒救了…

去年快要入夏時,你突然到來,改變了我的生活許多。

你帶著官方統一送出的雪女,微微敬個禮,向我自我介紹了一番,大體就是—你是新來的見習陰陽師,是輔佐我的。

實際上是我輔佐你,畢竟這是個遊戲,而你是玩家。

你剛開始也只是把這當作遊戲,態度就是應付遊戲的態度。可是不知道為何,時間漸進,你越來越重視著這個地方,對於一個個抽出的式神也表示出了濃厚的愛。

就像父母般的慈愛。

你開始很認真的打著副本,迅速的刷著當時能力所及的低層御魂和覺醒。就靠著這股幹勁,你迅速地將許多SR覺醒,當然也不忘你當時唯一的SSR,荒川之主。

貌似是從20幾級後,你總是抱怨著主線的困難、後輩們的迅速成長以及自己比不上人的運氣。作為名義上受你輔佐,同時教導你,勉強算是師父的我,總會在你身旁聽著你說你那堆積如山的不滿。

在傾訴完所有不滿後,你會笑一笑然後說我溫柔。

有時沒有打過主線,你會不管敵方妖怪遠去沒有就開始破口大罵對面有多超過,自己又有多懶惰。之中還不忘思考一下是不是自己的能力真的太弱小了。我每次在你旁邊對你說著是我與式神們不夠盡力,該暴擊的沒有出來,你卻裝作沒聽到似的

將大部分責任攬到自己的惰性上,剩下的放到官方的不仁慈。

某天你突然邀我一同前往城裡買衣服,我心裡有些開心,但也僅僅是對你微笑並答應,你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我好像沒看過呢…

畢竟在我面前,你每次都是一副快要被氣哭、惹人憐愛的樣貌。

我很清楚這一次出來是為了什麼,不是我,不是你

是夜叉,那個你第一次在現世抽出的式神。

你覬覦他的衣服很久了,理由是他平常衣著太暴露,覺醒後更加的不可描述,你也曾經跟我吐苦水,內容是關於夜叉的總總。

我當時是有點不悅的,甚至懷疑過你喜歡他,真是可笑。

你在商店了選了夜叉的衣服後,又買下了我的浴衣。你把衣服遞給我示意我換上,當我穿好時,你那被我嚇到又有些害羞的神情讓我…很心動。

你沒有做什麼,只是走到我的面前

要我把衣服拉好並親手示範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下了場大雨。

好在我們馬上找到了能躲雨的涼亭,你看著雨不停的向下掉落,拍打在地面上、草地上、屋簷上的清脆聲音,鬼使神差之下我開口問了你,對於我們這個陰陽寮的想法。

你思考了一下,說很喜歡這裡,喜歡這些式神,喜歡我們這些並肩作戰的陰陽師,包括我。你特別強調了我。

你說鬼使黑的強,說荒川有多厲害,說般若多麼讓你癡心於他,說妖狐是怎麼讓你一見傾心,還有眾多小姐姐們的可愛更是讓你覺得每一天都很幸福。

我又隨口問了關於夜叉的事,你笑出聲來。

說著,夜叉的狂妄,放蕩不羈,但有時又是如此的不坦率,你誇他可愛,他不高興,你誇他表現好十分帥氣,更不高興了,但是耳根子卻熟透了。

你喜歡夜叉嗎。我這麼問。

你平靜的說,喜歡所有的式神,對大家的愛是平等的,都是相同的。

我心裡固然因為你對夜叉毫無愛戀上的好感而鬆了口氣,但是又想到與他得到的關愛是等值的,正要開口時,

你接著說,但是我是最喜歡的,在這整個平安京裡。

你道出這句話時,是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是眼神無比的堅定,彷彿要把我看穿。

我沒有做過多的回應,向前抱住了你,正想親下去時,雨停了。

你那和我一樣快要與我們的雙唇相同接近並相互交合的雙眼頓時打開,你掙脫出我的懷抱,跑出涼亭,沐浴在雨後天晴的陽光下。

對我說著回去吧。

那之後,你突然消失了。大家對你的想法都是

大人回去現世了,只是短時間的。

我剛開始也是這麼想著的,誰知,

一個月,兩個月,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我的心裡感到了疲憊,等你回來是如此的心力交瘁,我想抱緊你,想聽你再說說對我的想法,想與你再進一步,更深層的要求,然而你人卻走了,留下的是有著與你共同記憶的我們,還有你離開前練成的黑童子。

他時常跑到我身邊用不怎麼會說話的方法問我關於你的去向,我都無法欺騙自己了,又怎麼欺騙得了小孩子呢。

我只是莞爾,摸了摸他的頭,對他撒了個謊,說你會回來的,只是時間還沒到。

我對你的思念日漸加深,嚴重到小白都會跑到我身邊關心我,畢竟人在分心時寫出的符咒是很不管用的,我明明可以說是最清楚的人了。

在我終於承受不住對你的想念時,我決定去找你。哪怕只是看一眼。

我向女性式神們打聽有關於你的所有情報,你總是去哪裡,你的現世是什麼樣的,你都接觸什麼人,你現在最有可能在哪裡。

收集完這些關於你的事情,我換上了現世的衣服,用了力量,像是所謂翻牆一樣的來到了她們說你最有可能在的地方—私立夢之咲高級中學。

做這種事,只要不被發現,應該不會惹上麻煩的,畢竟只是個遊戲數據什麼的,我這麼想著。

踏進這名字像是學府的地方,前往那些女孩子說的,你會在的偶像科。

我走沒多久變找到了你,看到你後我想起了她們所說的一件事情。


「大人說他已經有深愛的對象了,

那是一位紅髮,非常厲害的大人呢!

聽大人說,那位大人的魅力是足以一笑傾城的」

坦白說吧,我聽到這件事情時還以為說的是夜叉呢。夜叉的確長得英俊瀟灑,至於那一頭,紅髮也很符合。

但我現在知道了。

在你身旁那位,與你相談盛歡的,便是那位你所深愛的人吧。

那麼,你說的「最喜歡」不會是騙人的吧?

但又不能這麼說,你有表明是整個平安京,而不是全世界。

突然覺得自己變蠢了,被你迷昏了頭腦,竟然冒著被刪除的危險跑到這種地方尋找你,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不過看你那開朗的笑,我卻又覺得一切很值得了。

在你轉身要發現我時,我先一步跑開了。然而你依舊發現了我的存在,即使你在我身後不停的追趕,叫喚我,我仍舊使用咒術,頭也不回,不看你一眼就離開了。

今年4月,你突然回來了,嚇得大家不知所措。有的式神興喜若狂,有的式神立刻抱住你,在你身上嚎啕大哭。鬼使黑在一旁瞪著你,荒川之主在你身後給你靠著防止你向後倒,般若輕輕的拉拉你的手,露出比平時更加邪魅的笑,而妖狐在一如既往的甜言蜜語後加上了句想把你做成標本的話。

至於夜叉,他同鬼使黑一樣,站在不遠處,用著銳利的眼神盯著你。而我,只是在一旁看著你們再次相見的喜悅。

夜晚,大家為了慶祝你的歸來,準備了盛大的宴會。

你嚷嚷著要喝酒,礙於你的年齡,幾乎你問過的所有式神都沒有答應你。你甚至找了隔壁寮也來宴會的酒吞童子,他沒有說什麼,而是把你打橫抱的帶回了宴會上。

終於在宴會快要結束時,酒吞童子看你沒喝到酒那極其失望的小臉,就偷偷地給了你一壺,你很快就把酒喝下肚,顯得面色有些潮紅。

我為什麼沒有去阻止?可能是,因為這對我有利。

宴會完畢,我在酒吞前先行約了你到庭院走一走。你的意識受酒精影響有些不清楚,我拉著你的手,以免你不甚跌跤。

我將你帶到長椅上坐著吹吹夜晚帶著些許涼意的風,你看著那高掛天空上的新月,嘴裡說著好漂亮。

我問了你,有關為何離去的事。

你沒有過多的思考,回答了我

「因為我對不起他。」

這句話在我聽來使人非常不適應。他?他是誰?我心知肚明。你深愛他,你心悅於他,就算我現在對你非禮你也不會拒絕的,但這又能怎麼樣,利用酒精而侵犯未成年者嗎?你不會怪罪於我,縱使你對我的感情,僅僅限於這整個平安京。

你愛著的,喜歡的,仍然不是我。

我抬起手摩挲著你的唇,正要親下去時,荒川突然出現。我停下動作,他摸了摸你的頭,帶著你回到房間休息。他回頭對我說了句

「晴明,別做傻事。」

夜叉從樹上跳下來,用他的三叉戟指向我

「安倍晴明,不要想動他。」

你終於正視自己對他的想法了嗎?我對著他打趣道。這隻妖的不坦率實在是太讓人頭疼了,今天看到他這麼堅定不移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場,是好事呢。

然而他對我的作為完全不構成威脅,畢竟在你心裡,我的地位是高於他的啊。

你回來的那段期間,我看見了你更加擅長於訓練自己的式神,我為此感到相當驕傲。你每天登錄,每天打著不同的副本,定期讓式神們做委託,你非常的認真。

可能是上天看你努力給你的回報吧,你抽出了第二隻SSR,彼岸花。你速速給他覺醒升等,誇他不管是覺醒還是未覺醒都好好看啊怎麼辦,他聽到了讚美,臉上浮現了點緋紅,你真的是,遺情於萬物啊。

你每天更加的努力,做著陰陽師的種種工作。一切都一樣,就是式神們都因為你的歸來而比平常還要賣力的做事。還有個不一樣的是,那些與你感情特別好的式神行為都有些怪異。

鬼使黑會在你不注意時,將你攬到懷中;妖狐出現在你面前跟你談天的次數越來越多,內容從他平時的情話還加入了許多危險的慾望;般若會經常黏著你,在他實力變得強大後,他更會去做些前面兩位前輩想不到的、和不敢做的事,例如在你出門前往你臉上親一口,在你嘴角沾上東西時,用舌頭舔下。

不過會這麼有膽量同時還因為,荒川對他也有一定的,高過於兩位前輩的寵愛。

每一次他們在與你調情時,荒川會安靜的走過去,他們看到這位前輩不免有些畏懼,便藉口有事先行離開,鬼使黑在離去前還不忘往你頭上摸一下。

夜叉他也會做不尋常的事,像是在戰鬥時一定要站最前面,還有讓人受不了的,他一抓到機會就會去咬你,我不明白他想表達什麼,但一看清你手上的牙印,我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的朋友們運氣總是特別的好,而你也用著協戰功能享受著一點點的幸運。

有個朋友練了隻六星的玉藻前,他的強大馬上吸引住了你,還有他戴著面具的容貌,也使你一見鍾情。你會對我說著好想要玉藻前呀,這樣的話,雖然聽到心裡很不是滋味,嘴上還是會說著你肯定能使他光臨這陰陽寮的。

能夠再與你相處是多麼的幸福愉快,然而,不到兩個月,你又離開了。

眾式神們看著你空蕩蕩的房間,心中的失落感一個比一個要強大。

我無法忍受,你這樣毫無預告的來到,消失,歸來,又再次消失。

我找尋了各個管道,只為,去到你的現世,將你帶回。可以的話乾脆把你關住,不讓你回去。

7月,我終於知道如何掌握,用著連你也看不到的靈體,去到了你的房間,現世的房間。

然而當時,在下雨,很大很大的雨

你的眼淚不斷落下,嘴裡唸著明明就是得不到的,那麼的痛苦為什麼要繼續喜歡,可是,這份感情又無法抹滅。

這又何嘗不是我內心的寫照呢。

你的淚水傾訴著的,是對於你深愛那人的濃濃愛意,我們平安京任何人、妖,都未曾接受過你這麼深沉的愛。那裡面的愛不斷的滿溢出,我對你無比的心疼,心疼你那得不到的痛苦。

以我現在的能力,實體化並上前去緊緊將你抱在懷裡也行,現在立刻用身體改變你的想法也行。

可是我沒有,什麼也沒有做,只是靜靜的,望著你。

你希望的,並不是我。

我回到陰陽寮,夜叉第一個就跑向我質問我有關於你的事情。

我只是回答,你過得很好。

他一臉難以置信,正準備要對我使用暴力時,隔壁的大天狗迅速飛下制止了他。

他們的陰陽師也離開了,而且絕對不會如我們的陰陽師回來看看我們。

以過來人的身分對夜叉說教,能力相差懸殊,夜叉忿忿不平的聽著大天狗對於自身的休養。

我是應該感謝大天狗竟然會多管閒事的幫我解決問題,不過或許,被夜叉就這麼殺了也不錯吧。

喜歡你很累,愛著你非常累。

今天,你依舊沒有回來。我對你的愛,卻致死都無法改變。

———————————————————————

我我我碼了一個晚上加一個早上啊啊啊啊
我到底在寫什麼呢…(
大概就是自己拈花惹草的渣性…
跨了兩個坑,一個是從1年半前開始就不斷的主坑ES
一個是一年前為了跟朋友有話題而入的現在退了的陰陽師坑
坦白來說吧我進入陰陽師的第一眼就看見晴明,然後我就說了句「這晴明也太帥了吧,決定了他是我的初戀」可是我卻在看到妖狐後移情別戀(一天之內)
嗚嗚長得好看都是罪啦這群妖怪
想這個的時候順便把ES的情況也想了,有人想看嗎!(沒有
謝謝大家讀到這裡,我由衷的感謝






评论(2)

热度(51)